whatever you say
you'll get fucked!!

关于时间

时间

记得中学的时候,觉得最漫长的就是数学课,特别是讲题的那种课,数学老师会用最无聊的表述方式和最平缓的节奏,一道一道的讲。你的脑子要跟上他的思维,手上的笔还得跟上他的粉笔,总之,那40分钟几乎是看着手表一点点熬完的。

后来,到了高三,我们开始上两小时两小时的课,那就更痛苦了,整整2小时在几十人沉闷不堪的教室里,就像被关在监狱里令人窒息。每一天下来,都会有幸存的喜悦感,一周过去,更是觉得经历了一个世纪。

那个时候,想到第二天的课,想到下一周又是5天,都觉得好累,但那时候又不敢怠慢,怕成绩下降,高考失败,所以有得咬牙挺住。总之,那时候觉得时间过的好慢,好慢,印象之中,一个学期是如此的漫长,总觉得一年能做好多事。

而将近10年后的今天,我再也不敢说时间过得慢了,只感觉今天怎么有时晚上了,都12点但总觉得今天还没做什么就结束了,想干点什么又很疲惫了,还是明天再干吧。真正要做一件什么事的时候,总觉得刚进入状态,就几个小时过去了,有得去吃饭了,又该去做这做那了。回想下来,一周中除了工作外我确实还有不少时间,但总感觉一周过得特别快,每周都觉得,这周又浪费了大好时光,下周一定要抓紧了。

从前,我一天可以兼顾语数外政史地,而现在,我一天别说三件事,两件事都干不好。回想过去一年,我也没怎么玩,但我希望实现的目标——看书,写文章,画画,学英语,锻炼;。。。没有一项是有实质性突破和阶段性成果的,感觉每一项都是收效甚微。我想,我是不是想要的太多了,或者,真的是我效率太低了?

现在的一年,一晃眼就过去了。每一天的日子,同样是不好过的,但它去的很快,不由得你去责怪,揣摩它是如何折磨你的。过去,是我们推着时间在走,现在,是我们追着时间在走。

那天老师说,我们一年把几件事干好就行了,你看每任领导人,他们在任的时候真正能让人记住的不也就是那么几件事吗,习大大一年也就做几件事,其他的都是别人帮他打理的,一年真的很短。

但其实,时间的长度并没有变化,只是我的生活发生了变化而已。我想如果我跑到新疆的高原牧场去放牛,那时间也会过得很快吧。现在的我,大脑每天都要不断的处理无数信息,根本停不下来,完全没有时间给大脑留出空白,因此大脑只会抱怨时间不够吧。处理信息不仅是我天天玩手机,上网,接触了太多太杂的东西,大脑需要去思考,记忆,更可怕的是,一旦有空,我的大脑还会把这些东西回忆起来进行化学反应,别人的生活,我的生活,书中的观点,网上的言论,别人口中的价值观,我经历的故事,我已有的价值观,海量的因子碰撞在一起,发生核聚变,我的脑子完全没法休息。这种核聚变比做数学题更上脑经。做题做完了就玩了,但这种核聚变是无休无止的,他得出的答案只保存在你的潜意识之中,你只能冥冥之中感觉到,而这个答案根据你接下来获取的信息又继续变化着,你始终被这种杂乱所干扰,所挟持。

在过去,我关在学校经历的不过是书本-老师-同学和年少的记忆,而现在,我在这个包罗万象的城市里,面对同事领导和各式各样的人,还有手机上看到的别人的生活,朋友的生活,明星的生活,贫困儿童的生活,等等,我都一一纳入脑中,更糟糕的是,我考虑的不仅仅是高考和与老师同学处好关系,而是有关工作、生活、各种欲望。。。这么多的东西让我脑子高速运转,不仅超额透资时间,而且效率低。

我希望能够少接触一些与我无关的信息,越少越好,让我大脑缓缓;我希望我关注的东西更集中,更专一,思考的东西越少越好,一年就做那一两件事就好。我希望自己能卸下重负,做一个简单的人。我不想随波而流,也不想过去操心烦恼。我只想简简单单的,一步一步的,单纯的,做我自己真正想做的事。静下来,解放自己。

评论
热度(1)

© 风扇不摇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