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ever you say
you'll get fucked!!

善待黑夜

长期以来,我与黑夜都是在作斗争的——每天晚上不管有事没事都会忙的不可开交,一直到十二点以后,一点,两点,睡意上涌后才肯罢休,上床睡觉。而上床之后还不肯善罢甘休,我往往会没有任何意识的刷下手机,把微博,微信,贴吧,Instagram刷到什么新内容都刷不出来才肯作罢。这还没完,床头还有一摞书和平板上下好整季美剧等着我。如果此时我还有点精力我都不会直接倒下,而是到了我渐渐失去意识,眼睛开始对焦困难,大脑不再有储存和计算的功能后我才会钻进被窝。
然后下一个动作便是在刺眼的晨光下挣扎着按点刺耳的闹钟。这一切好像对于这个社会的大多数人来说都极其自然。生命短暂,每天都有无数的事情因为无数的理由需要我们去做,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做不完他们,由于时间关系只能将他们搁置到明日,而很少会有一天,你会想不到任何事可做而提前就寝。
睡眠始终是一件每个人都在做而很少有人重视或喜欢的事。睡眠成为了这个时代的敌人。
因为犯困而被强制入睡,因为没睡醒被强制起床,睡眠留给我们的都是不好的印象,它成了我们生活中拜托不掉的负能量。我们每天会有N个不爽的点,然而总是有几个是睡眠带来的,也是我们一直忽视而从未抱怨过的。
最近看书上说,在电灯发明前,人类基本随着日升日落而作息,而其实人并不会睡那么久,差不多在半夜四五点的时候人会醒来,做一些事情再继续睡。人处在黑暗的时候,身体会分泌一种物质促进人睡眠,电灯的强光则抑制了这种物质的分泌,而就是这种物质的缺乏导致了现代人的各种疾病。
曾几何时,还在父母的监管下,晚上九点,甚至八点就上床了,那时候其实也睡不着,在被窝里打电筒看书。初中的时候住校了,要求十点上床,熄灯后还是睡不着,就与舍友聊天,大学也一样。而到了工作后,再也没有人管睡觉的事,不断的电和网让我仿佛永远都有事要做,每天都得折腾到精疲力尽才入睡。。。
我发现过了这么多年,我始终都在与睡眠作战:与睡不着作战,看书听音乐,与疲倦作战,工作学习玩手机看美剧,与失眠作战,从各种数羊到催眠手机app…始终与起床作战…
始终活的不好。
而当我有过完全自由的时间,在假期里,或是工作不忙的时候,我也没有意识到,我可以舒适而自然的睡一次。
就在昨天,下班后,回到家吃了饭,没事做后,没按以往的习惯看书看美剧学习玩手机到1点,而是洗漱完上床,看了会杂志后大概到10点半就睡了。
我并没有立刻睡着,但也并非完全没睡意感觉无聊。相反,我体会到一种时空穿梭的感觉。北京这个时候还没来暖气,感受特别像南方的冬天,而听着窗外仍旧些许嘈杂的声音,一种久违而熟悉的感受便立刻涌上心头——不知是我多小的时候,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冬天谁在家里的感觉。从12岁去成都后,就太久太久没有这种体会了,十年的宿舍睡眠和一年多的租房凌乱作息积累下来的沉重在这一刻得到释放。虽然过去,故乡,那个小小的我仍旧触不可及,但能依稀的重温片刻过去的定点感受,也让我有种幸福的体会。
然后没过多久我就睡着了,十一点半醒来给室友开门醒了一次,但并没有多大影响我又继续睡了。直到下一刻醒来,已经五点了,睡意自然就散开了,继续呆在被窝里也可以,但我突然有了平静而活跃的思绪,想写点什么。这一刻,我似乎找到了与那些文豪大家的共同点,没有睡意,没有烦躁,在舒适的被窝里进行写作(用手机)。。这或许什么都不算,但至少这在我看来是舒适的,和谐的,自然的生活。

评论(1)
热度(1)

© 风扇不摇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