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ever you say
you'll get fucked!!

Lost in wonderland

 记得上大学前的那个假期里,贴吧里风大大给我推荐了一张《Ghost from the past》,说我肯定会喜欢,于是我把它下载到ipod里一直听到现在。其实,这张专辑对我来说不是特别上瘾的那种,主唱的声音并不抓人,旋律也不算特别优美婉转,但这种颓废沉闷里的trip-hop里面还是有一些流行的元素,能让人听下来记住几首歌。于是我就在高冷和俗气之间徘徊时总会投向这张专辑,它能让你感到新鲜而又不走向无味。

  所以,当看到他们来北京的消息,我就毫不犹豫的决定要看,这种在我生命里打下印记的音乐都值得我去现场重温自己的生活。地点是糖果三层,由于上次去看tamas wells彻底被惊艳了一回,我预感这次也不会失望。在地铁上时,我还跟girl说,他们是比较颓废的那种,应该不会很high。

  主唱是一个特别安静的人,就和他的演唱一样,无论配乐如何的狂暴,他始终能保持声线的舒畅和柔软,我记得第一首歌到后面已经很high了,但完结后,他很小声很平静的问我们“DO YOU KNOW HOW TO SAY THANK YOU IN CHINESE”。好像还没睡醒一样。

  原本我以为高潮会是那几首比较口水的歌,没想到他们还搞出几首post-punk,从极度宁静到极度的疯狂,高潮时,鼓手和吉他贝司都达到了极限,现场那个白光也疯狂的闪烁,看台上的贝斯手的挺腰转身就像看逐格影像一样,我只觉得,那个时候,我整个人都被音乐的狂暴包围,身体轻飘飘的快要升起来了。

  中间有一首纯后摇的lost in wonderland,没有一句唱的,但我觉得是最震撼的,以前从来没有特别注意过专辑里的这首歌,只知道等了半天唱歌的,结果还没出来就完了,但cd和现场真的有特别大的区别,没有一句歌词,但每个人都在卖力的演奏乐器,在他们的动作里感受到的是无声的言语,实在是震撼人心的艺术!

  中途我有点走神,看着安静的主唱联想了好久,我在想难道在鼓手都快虚脱,吉他手、贝司手都近乎疯狂的时候,他还一半睡在梦里,只管唱他的歌吗?在演唱会过半的时候,我耳朵几乎半聋了,只能强迫自己high了,再到后来,我high不起来,在猛烈的音浪里静默的看他们的演出,我想,主唱也应该是这种感受吧,一半是疾风骤雨的敲击和电声,另一面是徜徉在睡梦中对外界麻木的自己。他们来自冰岛,那是个冰天雪地没几个人的地方,虽然外面的人觉得很美很新鲜,但对他们来说却是极端的无聊啊,我想这种极端的安静和他们内心对能量、火、变化,甚至动荡、灾难、剧变的渴望也是统一的吧,这种疯狂的渴望而仍然静默的现实就化作了艺术的动力,所以他们的音乐永远是极度安静和极度狂暴的结合。

  但他们内心深处总是平静的,他们知道,一切狂热之后,终将归为平静,这是现实,人对现实的无能为力只能让他们从幻想里找到寄托,所以最美的时刻,总是最不理智的时刻,真正的终极体验只存在于自己的幻想,但它确乎存在过,在及千分之一秒,现实与幻想交叉的那一瞬间,少的可怜,但人生有这些,也就够了吧。

评论

© 风扇不摇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