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ever you say
you'll get fucked!!

安稳

一个月不到。

我已经从一个内心无比纠结恐惧的社会闲人变成了一个每天晚上十二点下班在没有任何心情考虑任何不现实的东西的上班族。从以火锅为中心的重庆回到以故宫为中心的北京,从寄人篱下疲于奔命到租到一间还算划算的干净宽敞主卧有了一个安身之地。

人生就此改变,一个月不到,却觉得自己走的好远。

其实我就是从学校走到了学校北门外的住宅区,没有人能看出我还绕了个这么大的圈子,经历了这么多变动。

现在想起来,我也只能呵呵了,我不后悔我的任何一个选择,感激每一次冲击成就了现在的我,一个更稳重,更强大的我。

人生就一次,不为自己而活,不为理想而活,还有什么意思呢?

Life is to short to think what others think.


重庆是一个安逸的城市,然而在这里我没有一天安稳过,看着周围忙也好闲也好的人,我总是有种被排除感。

北京是一个忙的不眠的城市,中国的中枢,世界的热点,一切都如此高不可攀,在这里你只是雾霾中的一颗尘埃,但你身边有很多颗跟你一样的尘埃,在梦想的光照耀下浮动,或许是在深夜的工作交流中,或许是在中午饭后在安静的胡同里散步时候,有一颗,你会获得片刻的归属。也许这就够了。

我们都知道,梦很虚幻,拥有梦想与实现梦想距离太长,麻木也好,虚荣也好,这群人就这样活。

但是,一个稳定的房子,妻子,子女,那是实在的,但那就是你所想要的吗?那不也是一种麻木和一种虚幻吗?

其实都一样,不过是寄安稳于幻觉和讲幻觉转换到安稳的事务上的区别而已。

现在总算明白了,也释然了。

评论

© 风扇不摇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