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ever you say
you'll get fucked!!

写在英伦之行一周年

去年这个时候我踏上了那个大陆最西端海峡对面的岛屿,带着年轻人的不甘与不安,兴奋和恐惧,孤独和迷茫,惊喜与失落。一年之后,虽然我仍然有去一趟的金钱和时间,以及有效期的签证和对那片土地无知的好奇,但我却不再强烈想去的冲动,一方面,可能对于这个想法而言,第二次比起第一次疯狂和刺激程度大打折扣,另一方面,我可能觉得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做这件事的目的,仍然是为了通往那个美好的彼岸,只是不再是以那种方式。

现在回忆起来,一幅幅画面还那么清晰,想起伦敦街头潮湿的空气,各种食物的味道和艾伯码头的阵阵海风,我依然会兴奋——这是一份美好的回忆遗产,足够我用到现在和很长时间。但我潜意识里其实已经知道,它只是回忆,充满了我自己编织的谎言,至少在现在,它比起现实中的那些日子更加美好。而我想要在现实中体验,或者接近那份虚幻的美好,唯一的办法只有改变现实。

去英国之前,我天真的以为,很多事情在去了英国后就能解决,但事实并非如此,问题仍然摆在那里,只要摆在那里一天,我就饱受折磨。后来,我去了桂林,去了深圳广州,但它们还是在。直到我终究明白,逃避不是办法,唯一能救赎自己的方式只有自己去一点一点地将它们铲除。于是,我被迫树立起了一些远大的目标,一些我在之前不敢想,或者懒得想的目标。这不在于我有多大野心,而在于我不想痛苦地或者,我必须挣扎,哪怕每天能看到一点点曙光,那也让我舒心。我不去想,也不会去质疑那些努力最终会不会有所回到,我只知道,直面自己的欲望并为之打拼,能让每一天变得不一样。

去英国的一年后,我换了工作,一个不是很好的工作,甚至可能是我做的4个工作中最不好的一个。但我至少有两件事做对了,一个是离开了之前的工作,一个是尝试了新的东西,见了新的人。前几份工作中,我拼了命地要干好,诚惶诚恐,颠沛流离,不顾一切代价也要把片子做出来,为一次次播出而殚精竭虑,为的就是想从工作中获得安身立命之本。但现在,我已经不用考虑这个问题了。我有自信,我到哪里都可以将就地活下来。需要考虑的就是进一步发展了。但我也清楚,每一次发展,每上一步台阶,都需要3,5年的时间,都是要脱一层皮的。我不确定自己做好了再次投身于一项事业之中的准备。我很疲惫。在过去一年里,我真的感觉我要被某种束缚和长期持续的挣扎掏空了。我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平缓的过渡时期,让自己回到健康的生活方式之中,有正常的作息,定期取得的成果,持续的反馈,足够的社交和适当的休息。这些都是我在自己的疯狂挣扎后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也是我必须换一个工作的原因。所以,现在的情况对我来说,就是好的,跟以前相比,其实就是换了一个更有利于我实现理想生活的一个环境。

我永远被工作奴役,也不要自我奴役,我要利用工作去实现自己的目的。这是我在今后的日子里需要谨记的。

我永远记得,我在伦敦街头,看到世界各地的人来来往往,而自己仿佛是一个没有目的到处晃荡的浪子。虽然有个所谓的计划,但其实我知道,怎么都可以,自己没有理由强制约束自己,因为来这里反正就是玩的。有一刻,我会感到很空虚和迷茫。我发出了感慨:人还是要有自己的追求。这变成了我从英国回来一直在苦苦寻思的东西。我到底可以追求什么?我有这么多爱好,又那么努力的工作,但哪一件事情是我自己真的非常想去做的?我找不到,感到痛苦。直到又过去了很久,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很强大的,只要敢想,我其实无所不能。而眼前能够去做的事情其实很多,只是我过于眼高手低,用准备的方式逃避,并从未真正开始去做它们。。。于是,我终于踏出了第一步,第二步。。我发现,每一步走得很艰难,中途也有无数次想要放弃,但最终使我镇定,使一切纷扰平息的,仍然是我移动的那些碎步。其实,无论它走向何方,走起来又多缓慢,它在发生,就是推动我心跳的强力起搏器。

就这样了,这一次,不变了。



评论
热度(1)

© 风扇不摇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