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ever you say
you'll get fucked!!

我是谁

我是一个英姿飒爽的男子,手握缰绳,驰骋沙场,统千军万马,号令天下诸侯,长河落月,塞上秋风,粪土当年万户侯,一统五湖四海,留名千古。我是王,我要任何人都惧怕我的眼神,我要我的确信让任何人怀疑他的人生,我是带风的,我的身后跟着一股高压热浪,随时抵达,温度将他们的肉体和灵魂迅速融化,融化得汇流成河,流得一滴不剩。
。。。

但有时候,我只想钻进冰柜里冷冻自己,我想跟你跪下,舔你的脚,你愿意吗?我会进入一条狗的角色,发出旺旺的呻吟,你会感到厌恶吗?我只想蜷缩在你的怀里,让你抚摸,我会想到月亮,麦浪,和柔和低音质的老歌,感到一种共情,共鸣,来自布娃娃,巧克力,那些柔软的,可爱的东西,我饿了,要你喂我一点东...

说好不要在北京呆了,但还是靠惯性来到了又一个冬天。每一天朝十晚七的工作让我麻木,无心再去想明天,今天,昨天,麻木而平静。难道人生就是在痛苦的煎熬和快乐的浪费中度过的?
我讨厌地铁安检,每瓶矿泉水都得安检,他每一天都在提醒里大城市中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虽然我知道这只是他们的工作,而且是有备无患的必要流程。

27 something

关于27,我脑子里总出现一个小时候看到的一个电视剧片段:一个女的跟另一个女的说:你才27,另一个女的神色黯然地回答:已经老了。

可能只是刚好换台看到哪里,所以根本不知道这部电视剧讲的是什么,也不记得名字,但那一幕就像一口气交了几十年的广告费一样,反复在我脑海中播放,直到现在,今天,我终于抵达了27这个坎。

过去不时会幻想,这个年龄的人生应该有所分量,至少应该经历过一生中最壮美的波澜,赏过酸甜苦辣的花花绿绿,怎么说也是脱胎换骨,装上一幅稳定的车轮,往另一条不再耀眼但更加井然有序的路径转向而去。。。但现实,却竟如此难以预料的可以预料。我预想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没有发生却不代表时间不会流逝。最大的...

11.06,09

好久没有这样从早忙到晚,犹如打鸡血一般地工作了。但到了凌晨,依然无法满足地入睡,空虚就如同在门外等了好久但丝毫没有泄气地意思,又踏着拖板鞋撵步而来了。这一天忙碌也好,清闲也好,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曾经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是为了有一天做到某一个职位,如同攻下一座堡垒一样,在竞争激烈的社会里占领一席之地,再到后来,我似乎也能在一次又一次的成就感里找到答案。可是现在,我完全无法肯定地回答这一问题了,因为似乎我无论怎么工作,怎么努力,怎么实现目标,都无法填补我内心的空缺。这一切就如同一个布衣飘飞的老人在秋风中扫着无尽的落叶,身体散发的热量很快就会被风带走,自己逐渐冰冷,无力。

每一天的工作中,依...

That's it

造化弄人。

人终究要经过一段痛苦的挣扎才能迎来一段平静的满足。这两周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一次次说服自己,又反复陷入惶恐和焦虑之中,一次次绝望,又迎来一次次意外的惊喜,有的时候我发现我开始无法掌控生活,只是在情绪的推动下打开一扇扇无法关掉的门,做了很多让自己难受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但庆幸的是,一切似乎都结束了。生活真的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现在的我,不再想着要去追求什么,证明什么,获得别人眼中的光线靓丽,我甚至不想前进。我只想保持这种新鲜感,这种快乐和满足感,不再寄希望于别人,而是享受与人交往的过程,享受学习的快乐,把自己的追求表达放在自己手中,享受创作的快乐。

没有什么比当下的快乐和...

要让一个摇滚青年佛系起来有多难?我只想找个地方默默耕耘,却发现只是换了一个地方自怜自艾,坐地为牢,我试图去适应这一切,试图去告诉自己,就只能这样,却发现一些是那么难,当一切无处可逃,我终将寻找宗教式的慰藉去度过余生。

Beach fossils很可能成为我的下一个本命

随着年龄增长,发自内心地强烈喜欢上一个乐队和歌手变成了一件越来越难的事情。最近听Beach fossils,有一种感觉:原来有一支乐队写了这么多我一直喜欢却很少听到的那种feel的歌曲,所谓的相间恨晚吧!于是我非常小心,珍惜这次相遇,先不去查他们的资料,看MV,甚至听之前的专辑,就把《Somersault》不断循环,接下来的一切便顺其自然。

不管生活怎么样,至少还有美妙的音乐,也不算太差嘛!

有一瞬间,我意识到自己跟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种境界的人还有很大很大的差距。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看上去容易,但有几个人能够基本上做到呢?人终究不能将自己与外界割裂。旁人的赞许,肯定,你通过与人协作而获得的成功,更别说意外得来的金钱,物质等等。。。给你的带来的快乐的确是非常强烈的。一个人要怎样修行,怎样陶冶情操,通过自我训练,在自己完全能控制的范围内获得持续的快乐,才能与外界带来的狂喜所抗衡?至少我现在做不到这一步,所以我还是会因为不能持续从外界获得快乐而时不时痛苦,而且我不得不承认我自己给自己制造的快乐真的还非常有限。

因此,说是这么说,自己现在走的仍然是世俗的道路,也许就应该这样吧。与此同时...

读梭罗的《瓦尔登湖》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受,它枯燥,啰嗦,一篇要让人揣摩好久,不读它的时候,你又老想着它,因为唯有在那些慢吞吞的句子里能够呼吸到一些自由的气息。

写在英伦之行一周年

去年这个时候我踏上了那个大陆最西端海峡对面的岛屿,带着年轻人的不甘与不安,兴奋和恐惧,孤独和迷茫,惊喜与失落。一年之后,虽然我仍然有去一趟的金钱和时间,以及有效期的签证和对那片土地无知的好奇,但我却不再强烈想去的冲动,一方面,可能对于这个想法而言,第二次比起第一次疯狂和刺激程度大打折扣,另一方面,我可能觉得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做这件事的目的,仍然是为了通往那个美好的彼岸,只是不再是以那种方式。

现在回忆起来,一幅幅画面还那么清晰,想起伦敦街头潮湿的空气,各种食物的味道和艾伯码头的阵阵海风,我依然会兴奋——这是一份美好的回忆遗产,足够我用到现在和很长时间。但我潜意识里其实已经知道,它只是回忆...

© 风扇不摇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