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ever you say
you'll get fucked!!

《 Hooting & Howling》——温暖的暴力,窒息的咆哮

与其每次写稿子的时候哭天坐地,还不如平时多练练笔。

平时也不爱关心别的,就听的歌比较多,于是决定从音乐方面写起,不管写的好不好,开始就算成功了一半。

不知道我这样写会不会很装逼,但目前好像就这水平。。

—————————————————————————————————


wild beasts的wild,是另一种狂野。

主唱Hyden坚持每一句歌词,能用假声唱的都用假声唱。这实际上相当于给歌曲表达带上了镣铐,当他唱平静诉说时,有一种若即若离的楚楚动人,而当他抒发强烈情感时则会给人一种头皮发麻的窒息与压抑。

乐队的第一张专辑《Limbo, Panto》,就像是一幅充满激情但手法还不...

当东南风停止了吹拂,北京就立刻露出了他本来的面貌
夏天过去了,雾霾又来了
又是一个需要忍受,煎熬的下半年

小倒霉,小幸运

今晚聚餐完后告别同事,刷了几辆小黄车都有故障,在刷下一辆的时候开了闪光灯手机突然就没电了。摸摸口袋,发现竟然没带公交卡,更可怕的是,身上唯一的7块钱被中午买的那瓶柠檬茶用的一点都不剩。

背包里也没有钱包,更没有充电器!来北京这么多年,这种一穷二白的情况貌似还是第一次出现。

没事,大不了走回去40分钟而已,还好没跑很远。

然而就在我过了一条马路的时候,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旁边的一堆小黄车,并不抱希望地看了一下有没有没锁的,然后,居然,我第一眼看到的那辆小黄车,竟然,没有锁。。我赶紧推出来发现,这还是以前那种手动密码锁的,而且很新。。更搞笑的是,我看见旁边还有两个哥们在刷别的小黄车,还老是没找到...

在被骂了两个月后,四美fifth harmony终于推出了新专辑《fifth hamony》的第二首新歌《angel》,MV同时释出,然而这首歌作为宣传单连专封都没有,成绩平平,甚至没有得到《down》一样的关注。但在我看来,这是四美,包括五美最好的作品。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她们之前的歌,真的就只是像去商场购物买回来的一样,好听,有hit相你就唱的意思。即使《worth it》,《work from home》火遍全球,但路人记住的仅仅是歌曲本身和这个女子组合为歌曲撒上的性感辣椒,对于这个作为艺术家的组合本身,人们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这也可能是卡米拉为什么要离开的原因之一吧。

然而到了...

平均主义的轰塔

我发现我就是那种做起事来成疯成魔那种人,一天只能做一件事的那种人。

一天要写稿子就写一天,写出来为止。

一天要玩就玩一天,玩痛苦为止。

一天要看书就看一天,才看得进去。

一天要画画就画一天,才能画出感觉。

但一直以来我总觉得每天要劳逸结合,需要工作一点,再学习一点,再放松一点。可那样真的什么都做不好,完全不适合我。

这种均匀分配的逻辑是不是来自于中学的时候,要做语文作业、数学作业、英语作业,物理化学,历史地理,什么都得搞点,不然就要偏科。

以前我真的做得很好。

但现在感觉,每一个项目,都不是一两个小时能够结束的了,一天都不够!怎么安排,最后效果都不尽人意。所以还不如简单一点,洒...

激情

这段时间,说实话,比较迷茫。长期的付出看不到成效,下一站也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平静。处处都是死路,生活缺乏动力,只剩下眼睁睁地看见年华易老的悲伤,唯有强制打鸡血工作,学习,可以让我感觉有点对得起自己。晚上睡不着,白天不想起,甚至不想去做饭,运动锻炼居然成为了最有理由去做的事,把自己搞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然后昨晚突发奇想找出了五年前没玩完的《轩辕剑三云和山的彼端》的存档接着玩,到一点多睡觉。然后做梦一直是这个,五点就醒了。。。
看来活下去真的不需要太多理由和意义,只需要激情。

年华终将老去,最终只能在有条不紊的黑洞里回忆曾经的疯狂。。

我去听过他的演唱会

我还记得两年前的人山人海。

那绝对是我见过最壮观的国外歌手在中国开场的景象——在工体1公里开外就已经堵塞着熙熙攘攘的候场歌迷,他们三三两两,穿着印有LP的fanti,而进场后更是发现整个容纳几万人的工体竟然座无虚席,观众气氛更是燃爆,绝对不存在团体赠票的现象。

我之所以惊讶,是因为Linkin Park最火的那几年应该是《Numbe》,《What I have done》那几年,我还在上中学的那几年,而这几年感觉他们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势头。国外的歌手,如果是当红的霉霉,比伯什么的来华开唱,我估计都很难能有这样的场面。现在即使是国内歌手,可能只要陈奕迅,周杰伦这种的能有这么高的票房号召力吧。...

好远
上山四个小时,下山四个小时,无尽地盘旋,真心感受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怎么会有这么遥远的地方。
再越过一座山,就到四川了。
但就是这样一个遥远的地方,能有如此缤纷斑斓的石头。不是一个剖面,一个矿脉,而是一整座山。在溪水中都能捡到玉石那种。
途中下过一场雨,二十分钟,是上空的一朵乌云匆匆路过。
雨后山上弥漫着难以描述的芳香。空荡的鸟鸣声,是《路边野餐》一般的寂静。
这么远的地方,这么美的地方,连人类的贪婪似乎都可以被原谅和隐藏。
赤色,紫色,蓝色。大巴山的夜晚渐渐来临,然而我还在车上颠簸。
不知道还有多少恶心的弯路。怎么会有这么多恶心的弯路。
真的好远,好远,好远,好远。

据说,明武宗朱厚照,在皇宫里养野兽,偷偷溜到塞外大败蒙古小王子,办事天马行空,行为放荡不羁,算得上是历史上最不按常理出牌的皇帝了。然而,就在他巡游江南流连忘返之时意外溺水险些身亡,之后大病一场,一蹶不振,不久后便与世长辞。。我感觉我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 风扇不摇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