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ever you say
you'll get fucked!!

Beach fossils很可能成为我的下一个本命

随着年龄增长,发自内心地强烈喜欢上一个乐队和歌手变成了一件越来越难的事情。最近听Beach fossils,有一种感觉:原来有一支乐队写了这么多我一直喜欢却很少听到的那种feel的歌曲,所谓的相间恨晚吧!于是我非常小心,珍惜这次相遇,先不去查他们的资料,看MV,甚至听之前的专辑,就把《Somersault》不断循环,接下来的一切便顺其自然。

不管生活怎么样,至少还有美妙的音乐,也不算太差嘛!

有一瞬间,我意识到自己跟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种境界的人还有很大很大的差距。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看上去容易,但有几个人能够基本上做到呢?人终究不能将自己与外界割裂。旁人的赞许,肯定,你通过与人协作而获得的成功,更别说意外得来的金钱,物质等等。。。给你的带来的快乐的确是非常强烈的。一个人要怎样修行,怎样陶冶情操,通过自我训练,在自己完全能控制的范围内获得持续的快乐,才能与外界带来的狂喜所抗衡?至少我现在做不到这一步,所以我还是会因为不能持续从外界获得快乐而时不时痛苦,而且我不得不承认我自己给自己制造的快乐真的还非常有限。

因此,说是这么说,自己现在走的仍然是世俗的道路,也许就应该这样吧。与此同时...

读梭罗的《瓦尔登湖》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受,它枯燥,啰嗦,一篇要让人揣摩好久,不读它的时候,你又老想着它,因为唯有在那些慢吞吞的句子里能够呼吸到一些自由的气息。

写在英伦之行一周年

去年这个时候我踏上了那个大陆最西端海峡对面的岛屿,带着年轻人的不甘与不安,兴奋和恐惧,孤独和迷茫,惊喜与失落。一年之后,虽然我仍然有去一趟的金钱和时间,以及有效期的签证和对那片土地无知的好奇,但我却不再强烈想去的冲动,一方面,可能对于这个想法而言,第二次比起第一次疯狂和刺激程度大打折扣,另一方面,我可能觉得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做这件事的目的,仍然是为了通往那个美好的彼岸,只是不再是以那种方式。

现在回忆起来,一幅幅画面还那么清晰,想起伦敦街头潮湿的空气,各种食物的味道和艾伯码头的阵阵海风,我依然会兴奋——这是一份美好的回忆遗产,足够我用到现在和很长时间。但我潜意识里其实已经知道,它只是回忆...

三年了,终于要换工作了,再干下去我真的要死了hhh

在2018年的中间

看看屏幕的右下角,630,什么时候时间走得这么快,曾几何时还挺陌生的2018四个数字,就已经过去一半了。虽然我已经熟悉了这种惊讶的感觉,但还是会为生命的升华赶不上凋零的速度而叹惋。可能到了这个年龄,对青春流逝的绝望就是血液里流淌的刺,浑身上下都为此哭泣。

从广州回来4天了,每一次呼吸都还会让全身上下肌肉里的疲惫无力加剧。可能真的是老了吧,肆无忌惮地挥霍体力所付出的代价越来越高了。每当意识到,已经不再能用身体上的疲惫抵抗心灵上的冲击之时,我都有些无所适从的恐惧。我一直以为一无所有是一切烦恼解决的最佳方式,但如果有一天你再也承受不起一无所有了呢?

人生会随着年龄增加而越来越不容易。现实越来越证...

“黑夜是我现在的情人”

我想自己追问,从什么里面拯救出来呢?正是从这个情况:今天的我能做的唯有自言自语,回答的唯有烟草的迷雾,以及缥缈而徒劳的希望,它好似一只癞皮狗跟在我身后,走过一条又一条街道。...


6.23 东莞火车站

就要离开东莞了,竟然有些忧伤,因为这两天确实过的很快乐。深圳是一个高楼林立的大都市,广州也是,他们跟北京一样,无时不刻提醒着你关于你未来的东西,职业,金钱,名誉,生活圈子。。一切你需要为之奋斗的东西。而东莞不一样,它的角色陌生而又模糊,但面貌又普通和熟悉,仿佛不去提起就不曾存在,仿佛又可以是任何地方。因为两位朋友的存在,这张白纸对我来说,就是她们生活的地方,被她们书写。在这里,我几乎忘记了那些想起来都累的to do list,只是聊天,观赏原住民的生活,和吃。而她们两个,是我真正喜欢的,纯粹的朋友,我喜欢跟她们交流,她们自然流露的愉悦和渴望让我有了继续探索的勇气。
有时候我觉得我经历了很多,想到...

深圳 day 1

没想到刚来的第一天就这么累。虽然有些不敢承认,但还是觉得可能,是我老了吧。当然,这也可能是背着surface和它的充电器的原因。

说好不要再像以前那样,开始地毯式收割的暴走模式——每个地方都要抓紧时机去瞅瞅,说好了这次主要是来体验深圳的生说,说好了不要再像一个穷人一样旅游。。。但这些预防针似乎都不起作用。那一股穷追不舍的劲儿,似乎就印在我的基因里一样,随时都可能被激发出来。那一股劲,可以善良地理解成是一种为未知的好奇。也可以看做是一种思维的懒惰:一种,你处于一个很无聊的状态,没有一个你渴望的的目标驱使你前往下一站,你害怕这种犹豫不决,害怕自己没有目的的这样一个状态,又懒得再去寻找下一刻所追寻...

2018.6.4

过去的15天,就像一场不曾休止的战斗,耗尽了精力。每天要应对一大波人,尝试与每个人建立关系,从他们那里获取巨量的信息,每一刻都要迅速做出决定,一边跋涉,一边思考,一边还要指挥,安排着有着不同需求的人。。对我这样一个长时间一个人生活的人,真是的凶猛的疯狂。。。但我做到了,结束了。

回到北京,又是一个人了,过去15天不断重复的称呼、音色和面孔还萦绕在脑海。一些留恋,一些愧疚,一些不甘,五味杂陈地,还留在心里。睡了一天。到了夜里,熟悉的寂寞和令人不堪的黑洞深远预期而至。我又回到了从前的那个我。但是经历了这一切,我似乎又不再是之前的哪一个我了。

打开电脑,播放Arctic monkeys的新专辑,...

© 风扇不摇头 | Powered by LOFTER